2014年05月21日

泉州:海丝起点 扬帆逐梦

  “这是海上丝绸之考察的最大发现,最大成效。”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考察团总领队迪安博士在晋江草庵宣布。作为中国唯一获得联合国认定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起点城市,泉州是中华文明世界的重要始发站。

  宋元时期,泉州作为“东方第一大港”,被称为“中世纪世界货舱”,曾出现“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华景象,成为多元文化交汇交融之地,为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留下了一个文化包容、经济繁荣、的城市典范。在这座古城中,至今仍然保留着许多与海上丝绸之相关的历史遗迹,散落在泉州诸多角落,诉说着流传千年的故事。今年1月,中国正式推荐海上丝绸之最具代表性的港口城市古泉州(刺桐)史迹作为2018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

  作为中华文明海洋世界的重要起点,先秦时期就有闽越先民繁衍生息的泉州,很早与海洋结下不解之缘。早在唐代,泉州港就是中国四大对外贸易港口之一。宋朝时,泉州与广州成为中国两大对外贸易主港,并与58个国家保持往来,东至日本,南到南海诸国,西达波斯、阿拉伯、东非等地,进口商品以香料、药物、珠宝为主,出口商品则以丝绸、瓷器、日用品为大。元朝,泉州的海外贸易国家增加到近百个。在游记中,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称泉州为“世界上最大的港口”。

  1291年春,刺桐花红似火的时节,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率船队从泉州港扬帆起航,离开旅居17年的中国前往波斯。此前,他曾在遍地刺桐树的古港小住,并对其颇有好感。在《马可·波罗游记》中,他描述道:刺桐是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商人云集,货物堆积如山;人们喜爱和平,生活安逸……

  当时的泉州,已成为著名的国际贸易中心。远道而来的外国人,在码头上,用马车把香料、珠宝装好,运到城里交易。出口的丝绸、瓷器、茶叶堆积如山,也用马车运到城外码头的船上。的商船以及前来进贡朝廷的诸侯国使者,都集中在这个盛大的海港。据《诸番志》记载,从泉州输出的商品,除瓷器和丝绸外,还有米酒、粗盐、网坠、乌铅、铁鼎、铁针、绢伞、藤笼等等,不一而足。追溯历史,从东亚的高丽、日本,到马来半岛、菲律宾群岛、印度尼西亚群岛、南亚和西亚诸国,都是昔日泉州人海上涉足的地区。“苍官影里三洲,涨海声中万国商。”古代海上丝绸之的繁荣,让一幅“梯航万国”的画卷从泉州铺向世界。

  “不同肤色、不同服饰的外国商人和中国商贾,云集在泉州街头。”泉州市博物馆馆长陈建中介绍,其中,以聚宝街、青龙巷最为繁盛。聚宝街的南面为晋江北岸,虽然据说只有3米宽,但“一城要地,莫盛于南关。”“满市珠玑醉歌舞,几人为尔竟沈酣”的描绘可见当年聚宝街热闹景象。青龙巷内除设有许多供商人兑换货币的当铺以外,还有专为琉球通商设置的“来远驿”,用于接待番商,相当于现在的宾馆,当时泉州往来客商之多可见一斑。可以说,元代是泉州港发展史上的鼎盛时期,泉州是当时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港口,也是元代福建最大的城市。

  元末,泉州发生亦思巴奚兵乱。这场长达近十年之久的叛乱,对泉州一带的社会经济产生了极大的。由于战乱,外国商人几乎不敢赴泉州进行交易,番舶不敢进港,大量番商携带银钱外逃,外侨社区解体,泉州的海外贸易和商业遭受近乎性的打击,经济一落千丈。

  明朝建立后,实行海禁政策,特别是明朝中后期,中国东南沿海遭受倭寇的,泉州亦备受。明永乐年间,虽然有郑和下西洋的,但是放开的只是朝贡贸易,民间私人仍然不准出海。而后随着倭寇之患,海禁政策愈加严格,虽起到了的作用,但大大阻碍了中外交流发展。

  清初,为了防止沿海通过海上活动接济反清抗清,实行海禁,而且较明代更为严厉。清朝顺治十二年(1655年)六月,沿海省份“无许片帆入海,违者立置重典”。顺治十八年(1661年),更将江、浙、闽、粤、鲁等省沿海居民分别内迁三十至五十里,设界防守,严禁逾越。这对于正在不断发展的中国民间对外贸易力量无疑是严重的打击。

  泉州港的没落,以致“Zaitun”在学术界成了未知之地,争论不休,直到20世纪才被日本学者桑原骘藏重新。1926年中外学者组团来到泉州考古调查,惊叹于众多的文物遗迹。

  在泉州湾古船陈列馆内,一艘残长24.2米,残宽9.15米的木质古船每天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参观。这艘1974年在泉州后渚港出土的宋代古船曾轰动世界,被誉为“世界考古珍闻”。“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木帆船。”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馆长丁毓玲说,古代泉州素以造船业著称,不少古籍中均有泉州造船技术领先于世的记载,宋代古船的出土也让这些古书上的文字得到印证。

  据考证,这是一艘从东南亚归航的香料船,船舱中除大量降真香、檀香、沉香、龙涎香等香料,还有唐宋古钱、宋代陶瓷制品等,是泉州海上丝绸之历史传奇的,也是重要的文化遗存。

  马可·波罗离开刺桐港之旅700年后,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出由50名专家和记者组成的海上丝绸之考察团“和平”船队从威尼斯出发,一向东途经16个国家,其中一站就是泉州。

  在泉州的6天时间里,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名、学者、记者考察了清源山老君岩、九日山、寺、草庵、陈埭回族史馆、法石村;参加了海交新馆落成典礼;在威远楼、承天寺赏灯并评;观赏地方戏剧、木偶、文艺踩街;在华侨大学参加为期两天的“中国与海上丝绸之”国际学术。这次考察,让泉州成为联合国在中国唯一认定的“海丝”起点城市,并将全球首个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确定在泉州,让泉州又一次因为海上丝绸之享誉世界。

  1994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与伊斯兰文化”国际学术、1997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综合研究”十年庆典暨“中国与东南亚”国际学术在泉州举办。“一个城市在不到7年间举办3次大型国际学术研讨会,说明泉州在海上丝绸之的重要地位。”泉州海交馆名誉馆长王连茂说。

  地处南安市丰州镇的九日山距离泉州市区约7公里,目前是国家5景区清源山的一个组成部分。“历史上,这里濒临泉州古港区,是海上丝绸之起航的地方。”原南安市九日山文管所所长胡家其告诉记者,“由于古代船舶是靠风航行的,所以每当出航时,泉州地方官都要到此举行典礼,祈求一帆风顺。”作为海上丝绸之起点的者,这座山上现完整保留着宋、元、明、清摩崖石刻共77方,其中10方海易祈风石刻更是弥足珍贵,是中国古代海外交通史的重要,记载了宋代泉州海上丝绸之商船遣舶与回舶祈风仪式的千年历史,印证了十二三世纪泉州港同东南亚、印度洋、波斯湾、红海和东非等地区的海上经济贸易和人民交往的史实。

  “作为朝,我们既重温这古老的,也带来了人民和平的信息。”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考察团在考察过九日山摩崖石刻后,在此留下了山上唯一一方现代摩崖石刻,成为泉州与海上丝绸之结缘又一珍贵的历史遗存。

  如今,这里仍保存着众多的、足以体现那个辉煌时代的航海与通商史迹。数据显示,泉州现存海上丝绸之代表性遗产点18处,其中国家级文保单位15处,包括万寿塔、六胜塔、石湖码头、美山码头、文兴码头、九日山祈风石刻、真武庙、天后宫、磁灶窑系金交椅山窑址、开元寺、伊斯兰教三贤四贤墓、寺、草庵摩尼光佛造像、德济门遗址和洛阳桥;市级文保单位3处,即泉州市舶司遗址、来远驿遗址和清白源井。

  泉州历来视文化遗存为珍宝,爱护有加。通过设立海丝文化遗产专项资金、扶持海丝专题研究机构发展等措施,加大对海丝文化资源的、发掘、传承力度。今年1月,中国正式推荐海上丝绸之最具代表性的港口城市古泉州(刺桐)史迹作为2018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古泉州(刺桐)史迹系列遗产点有16个,占全国海丝遗产总数近一半,分为航海与通商、多元文化、城市建设与陆通等三类,从不同角度了伟大东方海港城市的风韵和荣光。当前,处于申遗冲刺阶段的泉州,掀起了史迹、传统、开创未来的热潮。《古泉州(刺桐)史迹遗址文化遗产管理办法》《泉州市海上丝绸之史迹条例》相继出台,社会热烈响应。

  “如今该是泉州绽放的时候了!”今年4月,当年带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考察团的杜杜·迪安博士再次来到泉州时动情地说,泉州的海丝文化遗产是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应该得到世界的认证。“我们应该共同努力,调动所有力量来发现历史、发现文化,并在和传承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海丝文化遗产的内核,把这种蕴含着包容、共同发展的‘海丝’传递给全世界。”(记者 许文龙/文 陈起拓/图)